友人尼亞《尤金尼亞之謎》恩田陸

雖然是頭一次有這樣的經驗
但我第一眼看到的瞬間,就知道這個人是兇手。

發生當下的事實是唯一的,但藉由人們的眼所投影出來的現實總是無數。

你認為人類遇到無法理解或是超越理解範圍的東西時,該怎麼處理才對?是要拒絕,還是裝作若無其事呢?是該生氣、怨恨、哀傷、嘆息,還是當場愣住?

恐懼是增加可信度的香料。只要適度加上一點,就能讓故事更具可看性。

因為某些緣故和一連串巧合糾纏在一起,遂演變成超越人為事件的結局。

基於同樣觀點繼續思考下去,就會覺得報紙上的報導、教科書上所寫得歷史等真相,充其量只是最大公約數的資訊而已。

從小到大,朋友都是男生的活潑女孩。那種總是嫌女生很無聊、做事扭扭捏捏的,不如男生來的乾脆,容易交往。事實上,這種女生骨子裡要比其他女生還更女孩子氣。

因為媒體就是喜歡黑白分明。他們對於那種我不知道啦、隨便都好等灰色論調,總是視如寇讎。

辦公室這種地方十分表面化,總覺得那是一種欺瞞。

冰冷、不屬於這個世間的惡意瀰漫著。

我這一生就只會是我吧?連別人的心裡想什麼,我們一輩子也無法知道,永遠只能知道自己心裡想什麼。這樣不是很無趣嗎?

不能理解算是一種罪嗎?

社會共同體從過去以來,對於獨自一個人生活的男性就很冷酷

看得人和被看得人。我應該還是屬於看得人吧?


  這本小說的主題跟之前恩田陸很類似,都是很朦朧的故事。小說中沒有很確認犯人出現,看到最後還有點失望。雖然,中間有不斷地誘導讀者,但是最後還是沒有給答案。
  故事中的觀念我蠻喜歡的,像是故事裡每個人的立場都不一樣。其實身邊發生的事情,我們都很難用「客觀」的態度來看。不知道從哪時候開始,我漸漸不太喜歡發表客觀的意見。簡單說,就是如果講什麼話大多不會省略我,或是用第一人稱。簡單講就是盡量不再對話用第三人稱,畢竟我們不能為別人講些什麼,我是這樣想的。常常所謂的客觀的真相,也不一定是最真實的。社會不像是自然界的公式一樣,能夠從輸入知道輸出。常常結果是我們無法推測或是計算出來的。好比一切的推理都指出誰誰是怎樣,但是或許結果是意外,這樣的故事也不是沒有。社會上,也多得是一些陷害別人的故事,表面上看起來沒怎樣,但實際故事並不是這樣。
  這小說裡面蠻多陷阱的,因為這裡面都是主觀的推理,像是這樣的邏輯很難看出哪裡不合裡。如果沒有看看一個一個對起來,是不可能發現哪裡錯了。這是很花時間的,很容易一路看下去就被誘導了。不過看小說被誘導就算了,像是小說裡的敘述,一定有從根本就是錯得敘述。有錯得觀點是很難看出真相,如果要好好解開《尤金尼亞之謎》不做筆記是解不開得,當然我可沒那閒工夫。


尤金尼亞之謎 恩田陸
創作者介紹

推理文by阿誠

abo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