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木賞的渦蟲

 

渦蟲

山本文緒

 

我想變成渦蟲,截斷了仍可以再生

 

<不工作>的她們所懷抱的憂鬱想法

 

他\她們

罹患乳癌後無力回到正常社會的年輕女子。

從工作狂變成無業遊民的失業女子。

丈夫被裁員,不得不外出的中年主婦。

看透戀人的角力戰中,兩敗俱傷的OL。

放棄上班族生活的居酒屋老闆和他所愛上的奇異女子。

 

將一一登場

 

渦蟲

不再別處就在此處

被囚禁者的困境

有愛的明天

 

渦蟲 Planaria

 

屬於三岐腸目渦蟲科之扁形動物的種稱。

身體扁平,口在腹面中央。體長為二十至三十毫米。

生長在於溪流。常被使用於再生實驗。

 

他總是像喜髒網一樣仔細搓洗他和我的身體及頭髮。剛開始的時候,我一方面覺得十分的難為情,一方面又為他如此疼惜我這樣的身體而覺得十分的感動,總之很難冷靜地面對,但現在已能腦筋全部放空地任由他刷洗我的身體。

 

洗完澡不由分說當然就是做愛。我在手術後因為注射荷爾蒙,月事也跟著停了。所以「今天不方便」這個理由自然也就派不上場。最簡單的方法就是一他直接做了吧。

 

一個人都有一個個性,沒有人是一樣的。每個人走的路,做的工作都不一樣,出生的家庭,遇的人都不一樣,要產生一樣的個性很難。如果在生活上發生了問題,每個人的遭遇都不一樣,有些人喜歡用簡單的態度去面對問題,有些人喜歡打煙霧彈,這個社會上有一定的標準制定好跟不好,但是守不守規矩又是一回事。渦蟲的主角,在病痛後覺得自己很難再回到社會,或許真的有原因,或許是自己本來就是個怪怪的人,決果就是一直傷人,誠實面對自己就是傷人的開始,如過傷害自己就是融入社會,這種生活,應該就是個怪人吧。當然我也不認為人可以一直扮演著正確的角色,我相信只有自己是做自己的天才,沒有人可以當你。如果勉強自己完成什麼,也是不正確的。而且不管作自己還是扮演自己的角色,在社會上都會準備一個真正適合自己的空間,時間到了就會出現在自己面前。

 

正常的生活中,時時都有挑戰自己的問題,雖然沒有一定的解決方式,但是逃避不會是個方式。逃避不是說問題沒有解決,問題出現在不管解不解決,放著都會消失。但是如果自己產生的問題,只會帶給別人更多的麻煩,如果有一天沒有人願意幫你,或是不再有人願意在旁邊幫你分擔問題,問題也是會一再一再打擾自己的精神。如果沒有朋友願意留在身邊,隨之而來的寂寞更是一個讓人崩潰的情境。

 

 

到附近的平價量販打工,的確怎麼看都是種應付緊急的工作方式。我確實想過若是丈夫能恢復以前的薪水,且不需要在供應孩子們金錢的話,我肯定會辭掉這個工作。這點大概被女兒看透了。我想不論是照顧母親或是探望公公,在日菜眼裡看來我都是百般的不情願吧。

 

半吊子,不是個正常的生活態度,雖然不是說不好或是錯誤。但是如果可以在生活上努力,我想會是更好的一件事。在工作或是生活上甚至對於愛情上面,沒有心維護,只求平安或是得過且過,也許是見常見的事情。或許不是每個人都求一百分,但是如果哪天有你的後代或是你的還真兒子女兒,在生活上挑戰自己,那還真的令人感到感嘆,自己一心求的平安,結果就自親給反駁,好好的生活,就在次打亂。

 

像這樣,兩方雖然拼命預測對手的戰略,但結果還是兩方皆輸的案例就叫做「囚犯困境」。

 


我對他並不感到厭煩。但或許我們真的是交往太久了。從過去到現在,從未出現可以構成分手的理由,現在的狀態就如同持續等候遲遲不來的巴士一般,既已苦候多時,到現在才改用步行或是改搭計程車自會覺得心有不甘。

 

複數的男女只以初次見面的印象,就要將自己的心意傳達給意中人,或是逃離看上自己的麻煩對象,還必須技巧性的把自己的真心話隱含於表面的對話裡。這種互相猜心的高超技術真的是非同小可。

 

那就是讓小孩子自己去切蛋糕。相讓老大負責去切,在讓老二去選他覺得比較大的那一塊。

 

看到深夜電車上打盹的上班族,我心想男人雖然偉大,但也可憐。址身為為男人,就必須被要求在公司和家庭裡當個強者。他們沒辦法說我只要小塊的蛋糕就好了。

 

就像被吩咐拿刀分蛋糕的小孩一樣,他滿腦子的慾望和算計都顯在臉上。我想我自己應該也有很長的一段時間是頂著這樣的一張臉。

 

在社會的規範中,說謊騙人通常不會被責備處罰,雖然他不是好事,但他這種非日常的樂趣,在人生中的角色遠比想像中要,就像是惡作劇一樣,沒有人會想要被騙,但是騙人實在是很有趣。如果沒有這些非日常的活動,生活是如此的相同。

 

最後一篇是作者寫男性主角,跟自己性別相反地主角還挺少見的,要是我能從女性的角度寫出故事來,我想我一定很有女人緣。

 

本篇渦蟲有獲得直木賞,看完後我並不覺得意外,雖然文中都沒有說出道理,但是文中其實都是充滿了正面的觀點,雖然主角一個比一個廢,但是文中的心情反映出的是想要突破或是一種鬱鬱的感覺。也許主角們的問題都不是錯誤,也不是不能接受的問題,但是作者都說出了,他們的問題,就算是沒有太有功急性的生活方式,不代表的你做的事情就是正確的。

這是本兩千年出版的書籍,當時日本的社會問題正式最多的時候,不管是青少年還是失業在家的問題,不景氣的經濟,到現在都還是存在。或許我們不能解決眼前的問題,像是現在社會上新的問題,像室溫是效應,或是更嚴種的青少年情色,還有就業困難的問題,也許看來都不是會傷害人的問題,但是也不代表這是正確有幫助的事情,將來如果有人挑戰現在這個利多的社會,走去一個更嚴格的情況,小問題都會被擴大,當沒有人可以一同面對問題的時候,將是更大的壓力。

abo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