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最後的…

絕望,不是最後的選擇,而是機會的開始

 

日本直木賞得主《池袋西口公園》暢銷作家

石田衣良

 

真弓笑了起來。他並沒有感到滿足,和對自己身體瞭若職掌的俊介做愛時,快感會強烈好幾倍。然而奇怪的是,肉體沒有得到滿足的性愛,卻讓他有一種情不自禁發出嬌聲的新鮮感。這不是睡覺前的點心,而是拼命努力的行為,雖然顯得有幼稚,卻有一點不同的味道。



惠美仰起頭,露出雪白的脖子。他右手的動作毫不遲疑,生鏽的美工刀劃過了突起的下巴骨下方。一開始,血液噴灑的出來,有一半的畫面被溫暖的黑暗隔絕了。過了一會兒,血液緩緩流下,這才發現血液是帶有黏性的。少女蒼白的臉靠近了畫面,但只告近了區區數秒的時間。

 

和利頭也不台地說,聽到開門的聲音,才看到門的方向。在打開的門後,站著一個身高還不到一百三十公分的女孩子,手上拿著天藍色的越南旗袍的裙擺,平坦的胸部像個男生一樣。他的年紀,還不到需要穿內衣吧。小小的乳頭微微突起,在越南旗袍下留下針頭般的陰影。

 

在那種行業裡,有一種特殊的中藥可以讓小孩子的陰道變長,結果就讓那些小孩子的那裡變成了無底洞,無論接多少的客人,都安然無恙,因為那是他們重要的生財設備。今天晚上,陪我上床的是一個九歲的性愛生化人。真是花了冤枉錢。

 

慾望就像貼紙,會緊緊貼在慾望對象的身上,自己根本無法挑選。最糟糕的是,這種貼紙的黏性很強,就像黏了強力膠,一旦貼上,就在也撕不下來,只能深愛自己真正喜歡的東西,對其產生慾望而已。妳或許無法想像,被社會視為罪犯是怎樣的感覺。如果只是同性戀,不知道該有多好,至少在現代社會中,我還可以繼續行醫,也不會被關進大牢。我將一輩子愛我不能愛的。 

abo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