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曆十五年》黃仁宇

以禮儀代替行政,以無可認真的道德當作法律,是傳統政治的根蒂。
難道一個人熟讀經史,文筆華美,就具備了在御前為皇帝做顧問的條件?
一項政策能付諸實行,實施後或成或敗,全靠著它與所有文官的共同習慣是否能相安無擾,否則理論上的完美,仍不過是空中樓閣。
施政的要訣,仍不外以抽象的方針為主,以道德為一切的事業的根基,朝廷最大的任務是促進文官之間的互相信賴跟和諧。
在下級行政單位間許多實際問題尚未解決以前,行政效率的增進,必然是緩慢的、有限度的。強求效率增高,超過這個限度,只會造成行政系統內部不安,整個文官集團會因壓力過高而分裂;而糾結一起,實際問題又會升級成為道德問題。
皇帝的高於一切、神秘的力量是傳統所賦予,超過理性的範圍,帶有宗教性的色彩,這才使他的決斷成為人間最大的權威。
皇帝的處置縱然不能事事合理,但只要百官都能俯首需心地接受,則不合理也就成為合理。
本朝不是以法律治理天下臣民,而是以「四書」中的倫理做為主宰。
以熟讀詩書的文人治理農民,他們不可能改進這個司法制度,更談不上人權。法律的解釋和執行離不開傳統的倫理,組織上也沒有對付複雜的因素和多元的關係的能力。
碎銀通貨君臨於全國人民的經濟生活之中,促使通貨緊縮,使農民借款更加不易。刺激了高利貸的活躍。
表面來看,考場內的筆墨,可以使一代清貧立即成為顯達,其實幕後的慘澹經營則歷時已久。

很少有人這樣觀察歷史,更少有人這樣寫作歷史。

  作者黃仁宇窮盡三十年心血,出入典籍,宏觀細究,以超然獨到的眼光,俯瞰古老的中國,將中國的糾結、迷惘與困惑,纖毫畢現的開展在讀者眼前。

  《萬曆十五年》英文版在1979年由耶魯大學出版社出版,被美國許多大學採用為教科書,另有法文、德文、日文等版本。在台發行迄今已多達二十餘版,是黃仁宇著作中最暢銷的一本。


作者黃仁宇窮盡三十年心血,出入典籍,宏觀細究,以超然獨到的眼光,俯瞰古老的中國,將中國的糾結、迷惘與困惑,纖毫畢現的展開在讀者眼前。

黃仁宇以萬曆十五年當一個論述的起點,把明朝的制度做了徹底的檢視,從皇帝、首輔(類似丞相)、文武官以及有爭議性的學者等幾個人的剖面開始分析,很少有人這樣觀察歷史,更少有人這樣寫作歷史。

明末是中國開始落後歐洲濫觴,然而到底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呢?作者很明白地指出其因乃一是僵硬的文官制度,二是儒家道德觀念,我們從小就學習儒家的觀念,也知道過去都以儒家作為修身治國的至高標準,但真正以儒術創造盛世的有 幾個朝代呢?別逗了!政治權謀說穿了就從來不講儒家的,然而國家卻教導人民儒術,只因為儒家對統治者還說的確是個好用的「古代洗腦術」。

然而洗腦萬一連官員的腦袋也洗壞了,整個政府就此步入癱瘓,最有名的就是清官海瑞,一生立志力行儒家道德要求的文官,卻成了整個政治施證體系的困擾,而虛幻的泛道觀卻把當時萌生的蓬勃資本主義的環境破壞殆盡。

萬曆皇帝在了解到皇帝並非無所不能之後,為了抵制駕馭不了的文官集團,幾十年下來採取與官僚不合作運動。明朝中葉以後,皇帝不再是個人,而是被當成制度下的機器,萬曆厭倦了這種毫無止盡的不自由禁錮,最後他用了三十年未出紫禁城也不上朝的手段,把自己文官與明朝一起推向了解脫的毀滅之路。


  不了解外國文化,就無法清楚明白自己文化的差異與特色。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090268
萬曆十五年 黃仁宇

abo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