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人意外的題材《波上的魔術師》石田衣良

他們的分析,只能做到把過去講的頭頭是道,而我要講的內容,卻是那種一刀切下去,血與膿就會從傷口滿滿湧出來的活生生的經濟。
我覺得自己不是脫離群體、獨來獨往的一拍瘦狼,而只是抓著自己鬧彆扭的自尊不放,在半空中晃盪而已。
俄國的小說家曾經這樣說:「真正貧窮的人,是會一大群聚在一起的那種人。孓然一身而孤獨貧困的人,不過是還沒賺到錢的有錢人而已。」
經濟應該算是人類為了要生存下去,而取得與利用必要物質、資源以及貨幣等所有的活動。
從結果上來看,大學成績不過是用來衡量那個人對於權威的服從度高低而已。認真讀書、聽從指示、死背標準答案。你在高等教育裡,可曾有人要求過你展現自己的創造性。
文部省總是要學校培養出能夠獨立自主、個性豐富的人,但具體來說那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卻完全沒有明確提及。算是領教到他們的手腕。
人在面對壓力的時候,就會顯露出本性。
這個沒有一個人從中可以得到幸福的系統,為什麼會成為世間上一種規則而持續下來呢?
人對於自己擁有的東西,往往不會覺得他有多重要。我很年輕,對方年不年輕並不是問題。相反的,我還覺得她眼角的皺紋與有點乾燥的肌膚有一種未知的魅力存在。
你跟小塚先生用一根手指喀搭喀搭在電腦上調動的是錢,那個男人賣自己骨頭賺到的,也一樣是錢。
買賣中最重要的是什麼?賣價要比進貨價還高。
我隨意躺在還在顫抖的她身旁,看著她身體的每個部位,一一確認她身為成熟女人的標記。失去彈性而變軟變重的乳房。腰部後方附著的脂肪厚度。失去活力但光滑的大腿內側,對過去只和同世代女子交往的我而言,每一樣是第一次這麼靠近。
有個米達斯王的傳說,只要你伸手及的東西,每一樣都會變成黃金。一旦你連骨頭都進到市場裡頭,或許就很難再回到這個世界來了。或許這是因為你感染到支配市場的黃金病毒,習慣冒風險賺錢,而非付出勞力賺錢所至。
小塚老人的計畫,似乎是精密計算過情報傳達給人時發生的時差跟誤差後,才擬定的。
日本人有一種傾向,覺得錢是很見不得人、很髒的東西。他們覺得以錢滾錢是一種不花力氣的最低級的工作。
如果我們假裝自己到昨天還在種田、到昨天還在工廠管理鎖螺絲的力矩,裝成新手的樣子,而怯於持有鉅額資金的話,最後一定會被全球金融機構鎖定為攻擊目標。
拿出一束以粉臘筆調多色印刷、色彩鮮艷的和紙。它印刷之精細,已經到了一種神經質的地步。那是一束無記名的債卷。


謎樣的股票投機大亨挑中一個鎮日留連柏青哥店的單身寄生蟲,讓他從什麼都不懂的門外漢,搖身一變成了財經精英,縱橫股市,投機操作,與老人聯手挑戰日本第三大銀行,智取以卑劣手段欺詐老人的龐大金融機器。

  如形狀不定的波浪般忽上忽下的股市數字,在曲線交會處形成巨大的變化。就在這漲跌起落之間,蘊藏著人類的智慧,以及人性的善惡與貪婪。善與惡的對峙,你爭我奪的謀略戰,在石田的筆下,活靈活現地施展開來。而詭譎的股票生態、明快的節奏切換,更是精準表現出金錢世界的快速脈動,緊扣讀者的目光。

  文字簡單清新,意象深遠;敘事生動,緊緊抓住讀者的注意力。虛構的故事內容交雜真實的社會現況,既能享受閱讀的樂趣,又能獲得知識的充實。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313054
波上的魔術師 石田衣良
創作者介紹

推理文by阿誠

abo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