慣犯《向日葵不開的夏天》道尾秀介

我是個小學四年級的男生,我跟我那三歲的妹妹美加,
在那年暑假經歷了一場前所未有的恐怖大冒險!


不如說是慣於說謊的大人,不知不覺在「應該不是這樣」、充滿不安要素的世界中生存下來,始終接受關於自己「故事/世界」的強度以及是否的測試。
他說這是一件快樂的事,雖然現在沒感覺,不過等一下就會覺得很快樂喔。我就這樣慢慢地被他說服。
一心想要擺脫空虛和孤獨啊。就像他殺害貓狗那樣,我的心底也渴求一種脫離常軌的行為。
大家都一樣,不止是我。沒有人能活著接受自己所作過的事,如果感到後悔,甚至想挽回所有就不回來的事,那麼根本活不下去。所以,大家都會編故事,告訴自己昨天做過哪些事,今天又做了什麼,不肯面對不想看到的事,對於渴望的事卻牢記在心。不只是我,大家都一樣

  看過道尾秀介寫得《影子》,這本書的梗讓我覺得很像。另一方面,我看過《流星之絆》我猜得到兇手,可惜了。如果這小說中能在藏一兩個秘密會有更多的驚喜。
  這本小說是為了推理小說迷所寫得,開始的鋪成,最後的轉折,看起來就像充分的計算。故事中嚴重缺少了動機,這點跟《影子》其實很像,一個好的故事講得是人情合理,不能只是一昧講求線索合理。如果沒看過性質很像的《影子》,要從這個錯誤百出的敘述過程發現手法與兇手,簡直是天方夜譚。所以我不欣賞這個的敘述方法。
  推理小說常常會有天才存在,但這本小說就完全相反,一切的不合理就由錯誤來產生,不同於天才慢慢收集線索,而變成笨蛋一一製造陷阱,好來迷惑推理小說迷,如果一一追求留下的線索,就會陷入刻意設計的陷阱當中。先不論這好這壞,如果要用這樣的設定,如何合理塑造笨蛋的合理性就變得很重要,但一般的天才設定可以很簡單的從一開始就帶出這個人如何如何天才,但是笨蛋如果讓人知道是笨蛋就沒有驚喜了,這點是個不容易克服的。這本小說中,特別設定主角是個小孩子,而且開頭加了一個楔子,來做了一點補強。我是覺得如果能在開頭完成主角特性的形容會更平衡一點,不過這類「最後一筆的驚奇」是很難同時完成。
  這本小說是朋友介紹看得,看完滿足感是有點不夠,因為太雷同了。讀到開頭大概就知道這小鬼在搞什麼,在讀到一半就嗅到老梗的味道。還有一點,犯人當中其實最好不要為了犯罪而犯罪的設定,就算是愉快犯,也要寫得他很犯案犯得很爽才對,而不是很輕鬆的講說「我就想犯罪」,這是很難理解的動機。

向日葵不開的夏天 道尾秀介

abo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