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邊的卡夫卡》《上》《下》村上春樹

15歲生日來臨的時候,我離家出走到一個遙遠的陌生地方去,
開始再一個小小圖書館的角落度過一段日子。當然如果要依照順序詳細到來的話,
大概可以就這麼連續講上一個星期。不過暫時光講重點的話,大概是這樣。
聽起來或許像故事一樣。不過那不是故事。不管在任何意義上。

有時候所謂命運這東西,就像是不斷前進方向的區域沙塵暴一樣。你想要避開他而改變腳步。結果,風暴也好像再配合你似的改變腳步。
有一天神用刀子把全體的人割成兩半。乾乾淨淨地分成兩個人。結果世界就變成只有男人跟女人,每個人都在尋找另外該有的剩下那半身。
這個世界上,不無聊的東西人們馬上就會膩,不會膩的東西大體上是無聊的。
一切都是想像力的問題。我們的責任從想像力中開始。
幸福只有一種,不幸卻每個人都有千差萬別。
我們的人生裡總有無法在回頭的一點。還有以個案來說是少得多的,不過是有從此以後就無法再前進的一點。當這一點來到的時候,不管是好事壞,我們都只能默默接受而已。我們就是這樣活著。
他可能跳過了意義和理論之類的冗長手續,得到該在那裡的正確語言。所謂藝術家就是指具有迴避冗長性的資格的那些人。
奶子挺挺的,皮膚滑滑的,腰細細地,那裡濕濕的,熱辣有勁的性愛機器。如果以車子比喻的話,簡直就是床上的四輪驅動車,只要一踩油門啟動愛慾渦輪,手指抓緊怒濤排檔,嘿轉彎,流暢的換檔,好啊超車道上勇往直前猛衝,要去了喔,去了噢,星野老弟真是大昇天。
對我來說我是自己,星野哥是客體。對星野哥來說當然就反過來啊。星野哥是自己,我是客體。我們這樣相互交換、投射自己和客體,在確立著自我意識噢。以行為。簡單的說法就是這樣。
故事中出現槍的話,那就必須發射。
只要活著,我就是什麼東西。可是不知不覺之間卻已經不再那樣了。活著,我變成什麼東西都不是了。
充滿了柔軟的好奇心,具有向內心探索而執拗打精神。
相互隱喻。你外在的東西,是你內在東西的投影;你內在的東西,是你外在東西的投影。

  「故事中出現槍的話,那就必須發射。」這句話讓我覺得很現實,生活上面有99%的事情勢這樣決定,或是說這樣的想法就是生活。譬如,走去餐廳直接想到的就是吃飯,如果沒有下文的話,99%的人認為吃飯。就算現實去做別的或許還有人不相信,這才是最奇怪的。就好像「兩個人說謊就能變事實,三個人相信就不是說謊」。村上春樹的小說比看之前認為的好看很多,應該是我跟好到了這個年紀可以看懂,這類的小說。這本小說是因為日前村上春樹他隔了7年發行新的「1Q84」,所以特別去借了他上一個作品《海邊的卡夫卡》。
  小說裡面其實很多特別的思維,不能說是特別,但是他的想法非常柔軟。文筆不錯,能夠讓你感覺到他的想法,並且有邏輯在。好比「這個世界上,不無聊的東西人們馬上就會膩,不會膩的東西大體上是無聊的。」雖然不一定很正確,但又不怎麼錯,這種感覺是我感受到的他特殊所在。
  故事裡有一個很特別的角色,是什麼肯得雞上校,非常讓我有印象。因為,我看這麼多角色中,第一次看到這麼跳脫的設定。他是類似一個旁觀者,目的為了劇情發展出現,也就是非現實的人物,但是只是要讓故事裡面的不合理合理,停止的劇情啟動。通常,一般的小說這樣的角色,叫做天才或是靈感什麼的。但是,他寫了一個角色就是來當靈感,很特別,實在是很不受限的想法。
  這本小說蠻值得花時間去看的,不管在娛樂還是思考上都算很好的幫助。
海邊的卡夫卡 村上春樹 1Q84
創作者介紹

推理文by阿誠

abo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