詛咒?孩子?《恣虐的樂園》馳星周

不停地逃,傷痕卻永遠緊追瘥在後,但只能逃……

樂園在何方?
從地獄逃出的小孩,遇上同樣流落街頭的高中少女,兩人展開相依為命的新生活。
少女不惜出賣肉體,在社會底層掙扎,只為了建構屬於自己的樂園。
在不斷流血、不斷受傷、不斷哭泣的過程中,探測人性沉淪的底線。
採取往下墜的姿態,為欲望瘋狂。樂園敞開,盡情恣虐。

那時妙子正好來潮,感到恥辱遠勝疼痛,於是大聲地求饒、不斷哭喊哀求著,甚至哭到連話都說不出來了,孝昭還市不肯罷休。
跟自己喜歡的男孩子玩,或許挺好玩的,但是以這樣裝扮面對第一次見面的男人,只會使她的悲哀和厭惡情緒大幅地膨脹起來。
妙子,妳的口交技巧可真好啊。這就表示,你很快就可以成為一個成熟的女人了。
友定對在搜查過程中浮現出來的大原妙子的形象,有某種程度的自信。因為遭到父母虐待,造成心靈背負深層傷害的少女。因為肉體和精神兩方面的失衡所苦,渴求人們溫暖和感情,在荒野似的都市徘徊。可能從事援交或嗑藥,但是這種類型的少女,基本上都有一顆溫柔的心。得不到渴求的東西-溫暖與愛情時,她們的精神就會整個崩潰,失去身為一個人的心。大原妙子應該還沒走到這一步。
他認為妙子是個麻煩的女人。但要是因此丟了一個隨時可以上床的女人,對他有不是好事。沉默,就包含了這許多含意。
紫音大概也一樣?為了保護自己不在父親無理的暴力之下失去自我,所以逃進水中了吧?他在水中一點一點地失去自我,最後終於到了無法挽回的地步,才因此沒辦法和世界建立起溝通管道吧?
他無法從對無力的人施暴所獲得的快樂當中自拔,那充滿彈性而光滑的皮膚和肌肉,因為友定毆打而凹陷的瞬間;本來已經凹陷的肌肉,在下一瞬間又恢復原有的狀態。
一旦開始責怪自己,就會沒完沒了,就好向活生生被火燒一樣。所以人們才會閉上眼睛,堵住耳朵不聽理性的聲音,告訴自己做的事,其實不是真正的自己……
她沒有聰明到,去碰觸魚餌,就等於告訴釣魚的人,自己是存在的。
自己深信不疑的東西,從腳底下整個崩散了。明明那麼相信他,明明這麼喜歡他。可是,秀竟然跟幸治是同一種人。
他想都沒有想過自己是否有當父親的資格,只是一心想要孩子,一心想要結婚的證明,想要成為一個真正大人的證明。從沒想過孩子也有屬於自己的人格。他要得只不過是一個可愛又活潑的洋娃娃而已,一個會乖乖聽父母的機器孩子
失去自我、在理性和暴力衝動的狹隘空間中擺盪,詛咒著敗給衝動的自己,但是卻又欣喜地把自己交給那種衝動。

  馳星周是在日本是很有名的社會小說家,這類別的小說除了他其他人我也沒印象。這本《恣虐的樂園》有兩個主軸一個是「親子關係」,再來是偶爾會聽到的「家庭教育」?有時後會聽到一種理論就是「男孩會喜歡跟媽媽類似的女生,女孩會喜歡跟爸爸類似的女生」,或是「小時候被打過長大也會打小孩」,我是不知道這有沒有科學根據。這本小說裡面就用像是詛咒的感覺,不停的挑戰「人會不斷地犯錯」這個極限,悲劇不斷發生。
  關於「援交」的書,我看過三本,一本是英國性工作者寫得blog,一個是日本女人寫得16歲援交吧,再來就是這本虛構的小說。做的事情都一樣,不就是性交。但是立場差很多,差什麼?就是「態度」。不管是從社會還是個人,如果你的立場是健康的,就沒啥問題。不過嫖妓的人大多是不健康的,這也很難被灌上負面的形象。日本前陣子有個「金山」先生,名字不記得了,是一位經紀公司老闆。因為違反「類似青少年保護法」被叛了兩年徒刑。很輕,日本人對於這個還蠻「看得開得」。
  這類的社會事件,最好的應對方式就是明哲保身了。雖然很無情,但我情願不要挑戰犯錯的可能。
詛咒 孩子 恣虐的樂園 馳星周

abo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