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科推理《夢.邂逅.魔性》森博嗣

趕來看我的秀嗎?
你可能會被我殺死喔。
既使如此,還敢來嗎?

我決定殺了那個男人……
賭上剩餘的人生,
賭上了一切……殺死那個傢伙。

為了接受心愛的人的死、同伴的死,於是就彷彿處理貸款一樣,一點一點分散掉震驚吧。
有人站在同一邊會比較脆弱,人們就是生成這付德行
自己決定自己是一種人,把他當成宣言說出來,實際上也變成那個樣子。不是這樣嗎?
下手殺人的同時也想要滿足「赦免自己的罪行」這種常識性的需求
人的思考方式是讓人吃驚的連續,也意外的柔軟。在理面有著規則、有著理論、也有著計算。只是複數的理論在同時間裡,多方面地作用下,那是無法用言語加以表現。
在怎麼詳細的說明,我們也只是做著慢慢接近事實的夢。不管在怎麼接近,也是無法碰觸到事實的。
沒有一種動物會像是人類這樣對於自己的皮膚感到不安。人們穿上衣服。此外還窩在屋子裡。建造居家或城堡用圍籬或城牆包圍起來。更進一步地,還建立了村莊,建立了國家。

  森博嗣的小說跟小說比較起來平淡了點。這個故事也不例外,故事的主軸是一起在電視台發生的槍殺案,以主角四人在破案期間發生的事情為主要敘述對象。要區分的話,是以解謎為主的故事,但故事在角色特色部份著眼很多,所以不是那個像是推理小說,而有點接近記敘類的小說(輕小說)。
  故事本身算很不錯,說故事的方式也就是「切口」不是我喜歡的類型。「透明的犯人」與「不用動機抓犯人」這兩點我不是很喜歡,還有犯人太簡單了。
  如果輕小說是10,推理小說是0,這本小說我感覺位於7左右,有點「light」的推理。恩,沒打到我的點,我愛灑狗血的。

夢.邂逅.魔性 森博嗣 槍殺案 切口 動機 狗血

abo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