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靈《球狀季節》恩田陸

「你應該知道吧,阿仁,事情不會就此結束的。我想讓大家『跳過來』。到最後,你一定也會一起過來的。因為你和我很像,還有你其實是想『跳』的。」阿晉以充滿確信的乾枯眼神說道。
原本關谷仁和藤田晉人兩人站在黑色的河川前,那到河川彷彿抗拒別人說話般流著。現在阿晉跳過去了,對著阿仁喊著!

毫無必要的星星記號和愛心圖案讓弘範浮躁不已。他甚至害怕地覺得如果自己心裡準備不夠,看這些問卷會被吸進少女們小巧可愛的水晶球中。


他注意到自己就是踏進「平凡的人生」的其中一個人。這種人生就像是緩緩畫出一條長長的弧線,然後在句大的結構中朝向死亡這個終點一樣。


家庭是沒有出口的水晶球,只要被吸進到裡面就再也出不來了。更可怕的事當事人身在其中時,一定會覺得自己很幸福。


原來那強勢的女生在喜歡的男生面前,也會露出那種表情啊。弘範莫名地感到些寂繆。


她總是真切地感受到幸福的日子一天天減少。現在的她只覺得那是緩慢的疼痛。真正的痛楚會在幾年後降臨。某一天,在自己為丈夫和孩子準備餐點的時候,那銳利的痛楚就會突然來臨吧。


然後我突然想到-大家都只想要做、只想做跟別人一樣的事。既然這樣,不如讓大家做我想做的事吧。


沒有什麼比每天早上起床,看著自己逐漸老去,一邊思考人生亦一邊刻苦地生活更令人恐懼的。你們不覺得嗎?


那石頭是把在身邊的叫回來的。一直待在身邊的人也有可能會突然離去;就算兩人之間的距離很近,其實不見得在彼此身邊,對方的心有可能在遙遠的彼端


永遠和大家幸福地在一起。從什麼時候開始,這願望從幸福排行榜第一明的位置掉了下來?為什麼在不知不覺間,大家都想要別的東西呢?


  恩田陸是女性我看了這本的簡介才發現。之前我看「第六個小夜子」的時候,加上姓名的關係感覺是為男性作者。看到這本說是女性的時候感到蠻訝異的,因為這兩個故事都沒有複雜的人際關係。這個故事的主題我個人還很喜歡的,這種奇幻架空的小說是我比較少在看得。我不太喜歡太虛幻的故事,像是古代傳說之類的,或是鬼神之類的。這種方向的奇幻小說我不太喜歡看,像這個故事講的是「平行世界」,應該這樣稱呼吧。就是除了這個世界之外,還有一個非常相似的世界,我還蠻愛這種感覺的。如果有一個世界是沒有痛苦或是比這個世界更美好、更少煩惱的話,或許會蠻多人想去的。像是科幻類型的故事,基本上都是這樣開始的,未來世界本身就表示比現在還要完美,還有半架空的感覺,簡直就跟歷史小說一樣有說服力。
  這類架空的小說很容易提到人生的意義,像是「駭客任務」主題就是自己做決定比更好的環境重要。這個故事是沒有很明顯的寓意,結局也是曖昧不明。但是主角並沒有選擇另一個世界,就算她知道這個世界有很多困難。像這種討論人生哲學的故事,沒有一定的正確性,人在不同年紀看這種的故事,得到的想法都不一樣。像我這樣的年紀或許會因為工作的疲勞感,而覺得有更加的世界沒什麼不好的,相反地情形也是可能。之前,我看一部動畫「電腦線圈」裡面也有點類似這種「平行世界」,她得的主題是「記憶」吧,有點忘了。跟這部小說有點像就是「看不見依舊存在的感覺」。
  在日本有個詞叫做「言靈」是說語言本身有神明存在,這樣的說法就很像「看不見依舊存在的感覺」。我很認同這樣的想法,因為很多時候語言本身是有力量的,也可以說很多人共同的想法本身就能視為「存在」。舉例來講好了,「龍」這種生物從沒有人證明它存在於世界上,但是幾乎所有人都知道他的樣子他的概念。還有,像是「正面思考」,很多時候想好事自然會有一種力量會實現它。這種「言靈」在這個故事裡面就很適合來解釋劇情,你說那個世界真的存在嗎?真的看得到嗎??看不到能否定他的存在嗎??如果在用「催眠」的概念去解釋,那「言靈」更好解釋了。就算那樣的世界不存在,它也能夠在每個人的想法中出現。如果用「記憶」來解釋,任何的記憶都不能用「記憶」本身來證明,因為「記憶」也會出錯。就算有正確的「記憶」但是「記憶正確」這個意義就是錯得。不存在的世界也是能夠被正確的記憶下來。
  10年前的「攻殼機動隊」裡面就講到了假記憶的犯罪,而100年前的數學家就知道世界上有「虛數」的存在,但你永遠無法解釋。在1000年前就知道負數的存在,你也找不到-1個蘋果。另一個世界存在嗎?很多方面可以解釋,但是你要說一個世界是存在的難度就跟你去否定一個世界不存在一樣困難。不過有句話常常聽到,就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這句話,我想這也算是一種「平行世界」吧。如果用電腦科學解釋的話,可以稱作「變數空間」或是「堆疊」之類的吧。


言靈 球狀季節 恩田陸 電腦線圈

abo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