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既斬《惡人》吉田修一

究竟因寂寞產生的愛,是否能相信至死不渝?
究竟因孤獨犯下的罪,是否能祈求寬恕救贖?
曾幾何時,虛擬的世界,讓寂寞枯萎、滋養了罪惡,卻也我最真實的依靠。

我本來是應該躺著的,不知不覺卻已經被翻轉過來,手就在我的背後和屁股游移撫摸著。


裝妓女的女人和裝清純的妓女,哪邊比較煽情?不管是哪邊,一樣都是女人


所謂寂寞,或許就是冀望有誰來聆聽自己說話的心情吧。過去,他從未想要向他人傾訴。


我的女兒不可能跟平日在電視和雜誌上看到的那些令人作嘔的年輕女孩一樣。因為佳乃是我和里子萬般呵護養大的女兒。


只有起承轉合的起跟結,承跟轉都是他一廂情願地胡思亂想,也不打自己的想法告訴對方。


新年才剛開始,他卻沒有想去的地方,也沒有想見的人,等他回過神來,早就已經嚎啕大哭起來了。


一個人從世上消失,並不是金字塔頂端的石頭不見,而是底下的無數顆石頭少了一塊。


  披著推理的文學小說。推理小說得主題就像他的名稱一樣,不管是怎樣的故事推理才是重點。而推理不外乎動機、手法、跟解謎。而這本《惡人》的推理要素不很齊全,故事看到最後也不會有答案的,最缺乏的就是這點。在手法方面,故事中提出了幾個情況,但是沒有一個被求證。動機方面也是沒有答案,解謎也不是故事的重點,故事的男主角是犯案當事人,所以解謎方面就不是重點了。而故事的重點反倒是營造寂寞跟道德是非的疑問。
  《惡人》男主角佑一跟被害人的關係是被引導成,殺人者不是惡人,而被害人反而是不好的人。當然這是作者的誘導,如果真要講的話,應該說兩個都是普通人。而男主角在個性的缺陷卻是他成為惡人的因素,如果他能夠在多一點想法的話,事情就不是這麼糟了。在法律上面非常講究所謂的動機,動機成立與否跟刑責差別很大。過失殺人跟蓄意殺人的刑責絕對差一倍以上,而男主角沒有保護自己與身邊的親人,而選了一條自己瞞著頭的路,真是非常的可惜。
  故事的主軸是「寂寞」,作者這個故事讓我想起了一句話「無知本身就是犯罪」。我也不太記得在哪一本小說看到的,裡面的無知是說沒辦法察覺對錯的人,譬如沒有禮貌的小孩子。一個不知道標準對錯的人,是很容易犯錯的。大多的情形當然是可以被原諒的。但就像這本小說的結果,在因為寂寞而產生對是非對錯認知的落差,這樣的錯誤,或許是不能被社會給接受的。


惡人 吉田修一 寂寞 無知
創作者介紹

推理文by阿誠

abo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