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虐梗《異常》桐野夏生

「我想贏、我想贏、我想贏!我想拿第一!」
「只有透過和男人性交,我才能確定自己真的活著」
「或許只有墮落過一次,人生就輕鬆了」
「男人的世界裡女人就是外人。對女人而言,男人就是水分,對導致發酵與腐敗。」
一群被勝敗優劣緊緊束縛,卻又渴望遙不可及的幸福的女人,迎向毀滅終點的殘酷冰冷紀實。

在我腦中浮現的,是許許多多結合了我和男人、形狀奇妙的孩子們在水中游泳的圖像。
像這個女人曬到的太陽特別強,映出的影子也特別黑。厄運總是纏繞著他。
想愛我的人,就得連我的身體都掌控才甘心嗎?如果愛是如此不自由的東西,那我一輩子都不想嘗試。
十五歲就已經蒼老不堪的我,或許會在十七歲就性冷感。
光是比較成績、個性、經濟基礎就算了,最重要的是,還加上容貌這個與生俱來無法改變的變數。
處理各種男人的慾望,就等於得到那麼多男人的世界,即使那只有一瞬間。


  這是最近看得小說中最有梗的小說。故事有四個女性主角,一個只有美麗的無愛美人、惡意的醜女人、一個在外貿與腦袋都完美的女人、一個不認輸的女人。邊看這本小說,是越看越痛苦,劇情描寫四個女人都越來越慘,一個比一個慘,結局也曖昧不明。這種越看越痛苦的小說,要寫得好真的很難。因為描寫黑暗面的故事,很難得到認同。這本小說算是處理的蠻不錯的,雖然是寫很黑暗的東西,作者表達出四個很常見的人性黑暗,而且非常的鮮明,這點相當的少見。
  這個故事的角色我看得時候,每個角色的形象非常的明顯,我很直接的就想到現實生活中這個人應該是長得怎樣,特別是平田百合子。百合子在故事中的外貌非常美麗,現實中美麗的女人其實還不算太少,但作者設定一個成一個超喜歡做愛的女人,這樣的角色在傳統的想法中就非常奇特。為什麼對於男人有魔力的女人,會毫不在乎男人只想要他的身體?光是這點就讓角色充滿了疑問。每個人在生命中一定會遇到外貌的問題,如果真的有人可以用外貌吃定每一個人異性,我真的很難想像那樣的人會是什麼個性?故事中間還提到生活中另外兩個重要的變數,就是經濟基礎跟聰明才智。這三個問題其實很普通,但是把這個問題放大到這樣的極限,寫出來的小說還真的是蠻變態的。
  百合子因為出生在經濟基礎不好的家庭,他的外表就成了他最佳的武器,而同樣的家庭的姊姊因為沒有魅力,就只能培養自己的惡意。這樣的設定真的是很大膽,作者能寫出一大本的灰暗劇情小說真的是很厲害。有點可惜的是關於推理劇情的部份,如果沒有自己仔細好好檢查,很難看出真的犯案過程。這本小說的主線也不是在犯案上面,如果想知道真的犯罪事實應該要看個兩三遍。
  這小說賣春佔了很重份量,如果撇開法律跟道德的問題,賣春跟種田有什麼不同?同樣都是古老古老就有的行業,也都是出賣體力。當然,話不能這樣說,我們是人。有時候,我想賣春為什麼會被「特別」的視作「特別」?其實我也看不出有什麼特別的?聽過的事情很多,花招也很多,但就是不知道為什麼這麼常聽見的事情會是法律跟道德都不接受的?用做愛賺錢真的有這麼邪惡嗎?我曾經想過如果我是女人,跟很多男人做愛真的有差嗎?答案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們的文化不允許這樣,還有多數女人做愛眼睛都是瞇起來的ㄏ。

異常 桐野夏生 賣春

abo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