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男《月魚》三浦紫苑

瀨明垣和真智喜就像月夜裡的光與影。盡管相互依偎,也絕對無法合而為一;就算渴望,還是會被拒絕;就算被拒絕,還是不停的渴望。這般的寂寞,這般的欲望。是在白晝的世界裡,絕對看不到,靈魂在瞬間冷卻的故事。那是瀨明垣在黑暗中的白色裸體?還是躍向月亮的那尾魚的獨白?

或許是因為你太年輕了,還沒辦法體會那種非得到不可的失落感。

  我看小說第一次踩到意外的地雷,壓根沒想到會看到寫男同性戀的小說。現實中,我也沒認識過同性戀,個人對同性戀議題沒什麼興趣。小說寫得是兩個男的之間微妙的情感,我很難體會這種題材。一個男性如果在心靈上不是男性,這應該算是成為同性戀的基礎吧。但我看過研究就算是出櫃的男同性戀,有百分之九十幾還是對女性有生理反應,就算心裡喜歡男人,身體還是無法改變。當時看完就很覺得當男同性戀活著還真痛苦,不但要被人閒言閒語,還要對抗自己老實的身體,很難理解那種心裡。
  之前,我曾經想過一個題材是說一個外貌可以征服所有喜歡帥哥的女性的男人,但是他是男同性戀,描寫得是主角跟周圍的人的「悲劇」。算是蠻鳥的設定,但感覺還蠻新鮮的。第一人稱應該很難寫,因為要寫得很纖細、感覺就很麻煩,如果真的要寫也是寫第三人稱吧。

月魚 三浦紫苑 同性戀

abo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