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骨《一郎×二郎 南方大作戰》奧田英朗

一個天生反骨、對制度規範萬分感冒的父親,
一個無怨無悔地肩負家計的賢淑母親,
一個把家裡當成旅館、成天不見人影的姊姊
一個做著公主夢、任性自我的妹妹,
及正值青澀年齡、深受校園暴力所苦得懷春少年上原二郎──
在安祥美好而充滿溫馨的南方小島上,
將掀起一場結合警方媒體和政客、難以收拾的鬧劇……

只要有人想賺大家的錢中飽私囊,即使只有一個這樣的人,政治和經濟就會隨之誕生。

爸爸、媽媽沒有做錯任何事情,不偷、不騙、不妒、不欺、不為虎作倀,這幾條,我自認都一直尊守著。如果說我們做過哪件是不合事理,那就是我們沒有迎合世俗而活。

  這本讀起來跟上次看奧田英朗的作品差很多,上次的比較有文學性質,這本倒是沒有特別感覺,一整個綜藝掛。還有,這本分成上下兩集,上集我沒看過,並不怎麼影響閱讀。

  劇情中有提到很多琉球地方歷史文化,這倒是沒少見的,可能是作者為了塞文字才加的吧。主軸倒不是地方歷史文化,講得就是反骨吧,講好聽點稱作自由。如果要講自由其實很多講法,我自己是不太喜歡反骨這種精神,因為很難界定何謂反骨,何謂合理?有反骨精神的人不多,能被接受的人也少。反骨大多時候是不太好的,最最能學習的地方就是挑戰的精神。但是挑戰別人也代表你失去了跟對方站在同一陣線,至少在同一事情的立場。這樣情況是很危險的,人生不可能都像小說一樣,可以打掉重練,或是能堅持自己是正確的,大多時候組織都是對的,更別提這個多數暴力的社會。

  我自己認為的自由,我定義成能有自己邏輯,什麼「我思故我在」大概就是這種感覺。舉個例來說,與其說一個被社會限制的人不自由,非洲拿著槍長大的小孩更稱作不自由。與其說行為的不自由,資訊與社會的封閉對自由才是更大的傷害。至於社會對人的限制,與其稱作是限制,不如說是秩序。常常有人會挑戰秩序,到頭來也只是徒勞無功。像小說中的父親一郎,如果越過了秩序一線,到頭來得到的就是離開社會一途,當然小說就是小說,有練過,別亂學。

一郎 二郎 南方大作戰 奧田英朗 反骨 我思故我在 自由 琉球
創作者介紹

推理文by阿誠

abo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