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是某種理想的生活吧《空中庭園》角田光代

跟蹤 謊言 憎恨 外遇的心聲 開啟密密的鎖匙……。讓秘密永遠沉睡在心底吧

角田的小說好像都在祈禱 by 新井一二三

家是愛與溫暖的源頭
但是,家同時也是醞釀仇恨跟決裂的碎心之地!

  這個也是得過直木賞的作家,真的很懶的挑書,就挑得獎的。這本就真的還不錯看,跟最近看得幾本這算前面的了。而且角田光代的文筆,感覺比較不是那麼像女性作家,感覺不賴。跟其他作家比較這種文筆算是比較中性吧,當然這是我的感覺啦。也或許是因為角田光代他把人性都奚落的一番,感覺比較公正吧。總之,還蠻我的類型的。

  故事是一家人加上一個外婆跟情婦,而且少見的多主角的設定,在女性作家中間,我還是第一次看到,共四位家人跟外婆、情婦共六篇六個主角。故事的主軸就是「謊言」,說到「謊言」真是一個很常見的必要之惡。隨時都出現在生活當中,當然不是說我很愛說謊,而是生活中實在很多事情,無法任人直接面對,唯有藉著一個非現實的語言來做介面。通常這麼複雜的情緒,我們都簡稱為「謊言」。

  這個故事非常的誇張,也可以說這樣才好看。也可以說真是有夠害唬爛,不過在這樣的誇張與不實際中間,反而可以讓人感到真正的情感。就跟說謊一樣,如果沒有一個更好的語言來表示這個不怎麼可愛的世界,怎麼會有這麼多令人感動與快樂的事情。就像如果沒有眾多的夢想與青春,人跟機器人有什麼不一樣。雖然理想跟理性可以讓人把事情做的更好更完美,但那不適合我們,那留給機器或是電腦去做就好了。人跟機器電腦不同的就是創造或突變,在非現實上面能做的我們可以留下更多以前沒有的思想與文章,在現實上面可以發明更多的機器與社會。與事實不相同的事情其實沒有什麼罪惡,反倒可以帶給我們更多的東西,如果那一天科技可以紀錄人的一生的時候,電腦跟你說:「紀錄顯示你的行為跟十年前的邏輯有嚴重不同」類似這樣的時候,你覺得人生還有希望嗎?

  小說的故事其實都表示著每個階段人遇到的殘酷,像是少年少女的煩惱,中年的煩惱還有老年的煩惱,每個人多多少少都有不能說得秘密。這個社會本來就不能每個事情都公開,寫過程式的都知道,如果把每個變數都設成PUBLIC,之後遇到很多想不到的問題。社會也是一樣,如果每個事情都不保留的被公開,這個社會就不用運作了。

abo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