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韓國人《GO》金城一紀

我不是韓國人,也不是日本人,只是一隻無根草

每個與怪獸戰鬥的人,都得注意免自己在戰鬥的過程中也變成怪獸。地獄窺視的太久,最後也會被地獄窺視。 by 尼采

  我是看到直木賞才借的,懶得挑得時候這樣最快了。我也完全沒有看封面的介紹就借了,這樣實在太信任直木賞了。看完覺得其實還好,好險不是太難看,不過這本也不是我的類型就是。這本的主題是帶有國籍的青春故事,如果沒有國籍這個因素,是很單純的小說。當然這個國籍的因素是得獎的最大因數,已這類的架構得到文學獎還蠻多的。之前就借過給本看過了,最近也有個中國的作家拿到直木賞。大致上,外國的梗在文學獎上還蠻吃香的。

  這本小說的感覺跟九把刀有點類似,九把刀的格鬥劇情蠻多的,這本也是。我是不太能體會青春跟格鬥劃上關聯,畢竟打籃球的人比打架的人多很多。用打架寫青春的人,在這個時代少了很多。還有,故事中間提到-韓國是個儒道國家。這個概念讓我思考了一下,什麼是儒道國家?韓劇剛流行的時候,那時候我就覺得很怪,為什麼就算不是親戚也要稱兄道弟?我想這就是儒道國家吧。以前小的時候感覺我們的社會比較接近儒道國家,這幾年就覺得不太像這樣。就有點像是當兵跟大學的家文化,都漸漸的變少。至於為什麼我就不知道了,不過就我的個性也不是很喜歡跟長輩稱什麼○○哥,就我的經驗只有兩個地方還很講究這個,一個是在混的,再來就是演藝相關的。

  再來就是說道族群優越或是種族歧視這類的,我不是很喜歡打著反歧視旗幟的人。因為,我會說自己是個平等的人,不是一個反對歧視的人。最近看了一些比較不同的書,覺得真實的道理,是不能用否定句或是問句來表達的。當然,也不是說不能用問句或是否定句。我是想強調如果要表示自己的想法,來與人溝通否定句或問句是行不通的。像是「種族歧視」這種超巨大的問題,本身這個就是個理想性的模型,很簡單,如果每個人都是平等的,自然人與人關係的累贅就最少,效率會是最高。當人與人之間建立關係還要有許多判斷的時候,就別提效率的。不過,不幸的,人不是完全的機器,不全講效率的。所以當要達到這種違反人性的理想時候,自然就不是人自己可以做到的,外在的控制是必要的。一個說著否定句的人,是沒辦法寫下任何的條件的。一個正確的控制必定是先寫出什麼可以,剩下的都被禁止。當說什麼不行,那可以做的事情實在太多了。不過,這只是理想的狀態,別忘了,人是不理想的。所以,違反人性的規則,根本就不可能由人自己來定下,所以講太多實在都是空談,挺讓我討厭的。

  還有如果這個小說從第一人稱寫女主角的話,一定會更有趣。畢竟,死韓國大男人主義第一人稱其實立場很鳥。

abo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