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淺的哀傷《邪魔》

奧田英朗以其擅長的筆觸
描寫市井小民潛伏在日常生活中的惡夢與壓力
當習慣的生活突生變化,毀滅能否解決問題,讓一切重來

  這是直木賞的入圍作品,我會給他高水準,實在是本不錯的作品。要說的話,這本小說有點介於存文學跟大眾文學中間,為什麼?直木賞是大眾文學,但這本《邪魔》的鋪成筆法,很不大眾文學。內容又是很單純的生活,其中的犯案也是平凡。整體說起來,這本是偏西洋派的小說,為什麼?因為西洋小說講究真實感,還有故事的合理性,我不太會形容。能看到這本小說算是一種意外之財,看到日本人寫出這麼西洋的文學,這還是第一次。
  日本的大眾文學,主要就分兩種一是推理、二是愛情,其他類型數量比較少。好的推理小說裡面的角色都是怪咖,怎麼說?推理小說要營造一種明顯的黑與白,正義與邪惡,對比極強。這樣的推理才有力道,撲梗才容易,然後再來個逆轉之類的。愛情小說的主線,是人際關係的變化,看是要漸變還是要特異的人際關係,或者是禁斷什麼的。西方的小說,要形容就像是點線面形成的圖形,慢慢拼湊,慢慢成型,各種描述交織成一個有立體空間的故事,大概是這種感覺吧。雖然看完可能沒什麼強烈的感受,細細品味也是很有味道。賣得好的日本推理小說,劇情就跟漫畫一樣黑白分明,主線清晰,差距真的很大。如果日本出的西洋派的小說家,也真的是衝擊不小。
  這本小說字超多的,有興趣的人要有心裡準備,這個份量至少是一般的兩倍。
創作者介紹

推理文by阿誠

abo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