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公問社於宰我。宰我對曰:夏后氏以松,殷人以柏,周人以栗。曰:使民戰栗。子聞之,曰:成事不說,遂事不諫,既往不咎。

哀公問社於宰我。
社社稷也。哀公見社稷種樹之不同。故問宰我也。哀公魯君也。宰我孔子弟子。姓宰。名予。字子我也。鄭論本云問主也。

宰我對曰:夏后氏以松,殷人以柏,周人以栗。
宰我答社稷樹三代所居不同。故有松柏之異也。然夏稱后氏。殷周稱人者。白虎通曰。夏以揖讓受禪為君。故褒之稱后。后君也。又重其世。故氏係之也。殷周以干戈取天下。故貶稱人也。白虎通又云。夏得禪授是君與之。故稱后也。殷周從人民之心而伐取之。是由人得之。故曰人也。

曰:使民戰栗。
曰者謂也。宰我見哀公失德民不畏服。無戰栗悚敬之心。今欲微諷哀公使改德修行。故因於答三代木竟。而又矯周樹用栗之義也。言周人所以用栗。謂種栗而欲使民戰栗故也。今君是周人而社既種栗。而民不戰栗。何也。然謂曰為謂者。猶曰者未仁。及不曰如何之類也。

出周禮也。

然社樹必用其土所宜之木者。社主土生。土生必令得宜。故用土所宜木也。夏居河東。河東宜松。殷居亳。亳宜柏。周居酆鎬。酆鎬宜栗也。

木在隨土所宜。而宰我妄說其義。是不本其意也。

便謂周栗是使民戰栗也。依注意即不得如先儒言。曰使民戰栗。是哀公語也。

子聞之,
孔子聞宰我說使民戰栗之言也。

曰:成事不說,
聞而譏宰我也。言種栗是隨土所宜。此事之成著乎三代。汝今妄說曰使民戰栗。是壞於禮政。故云成事不說也。

依注亦得為向解也。

遂事不諫,
此指哀公也。言哀公爲惡已久。而民不戰栗。其事畢遂。此豈汝之可諫止也。

亦得爲向解也。

既往不咎。
此斥宰我也。言汝不本樹意。而妄為他說。若餘人為此說。則為可咎責。今汝好為謬失。而此事既已往。吾不復追咎汝也。是咎之深也。猶於予與何誅之類也。

亦得爲向説也。

然此注亦得為向者之解。又一家云。三語并譏宰我也。故李充曰。成事不說。而哀釁成矣。遂事不諫。而哀謬遂矣。既往不咎。而哀政往矣。斯似譏宰我。而實以廣道消之慨。盛德衰之歎。言不咎者咎之深也。案李充說。是三事并誡宰我。無令後日復行也。然成遂往及說諫咎之六字。先後之次。相配之旨。未都可見。師說云。成是其事自初成之時。遂是其事既行之日。既往指其事已過之後也。事初成不可解説。事政行不可諫止。事已過不可追咎也。先後相配各有旨也。


原文
http://www.minlun.org.tw/2pt/2pt-2-1/3.htm

創作者介紹

推理文by阿誠

abo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