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枝讓男子坐在委托人的椅子,自己也在位子上就座。事實上,委託人的椅子稍微一低了一點。光是這麼一點點機關,便足以讓他在洽談時處在有利的位子。

槍蝦和蝦虎魚

而有人會怕的,就是本來一直存在的太陽落不下在昇起,也就是非常害怕原本照在身上的光芒消失。

我的天空沒有太陽,總是黑夜,但是並不暗,因為有東西代替了太陽。雖然沒有太陽那麼明亮,但對我來說已經足夠。

事後,他們兩人如何協調約定,不得而知。○垣推測,多半沒有協調約定這回事,他們只是想保護自己的靈魂而已。結果,雪穗從不以真面目示人,而亮司至今仍在黑暗的通風管中徘徊。

「因為她相信這種作法,能夠輕易奪走對方的靈魂」 「而殺害當舖老闆的動機,多半便隱藏在讓他們深信如此的根源中」

  很幸運的比我想像中還要早就借到了白夜行《下》,跟上集比較起來下級的故事比較沒有破壞力,這點倒是蠻令人失望的,在上集的部份充分表示出人性的黑暗,下集基本上還是走在相同的路線上面,並沒有太大的變化。如果能夠多一點狗血的劇情也許會更討喜,也許就是這光是這麼一點點機關樣所以沒有得到直木賞。東野圭吾的小說大部分我都看過了,白夜行也沒有讓人失望的好看,從一開始的殺人事件到最後的自殺身亡都很貼切的表示出兩位主角的陰暗一面,我個人就是覺得就是因為實在太過於陰暗,所以少了一點醍醐味。

  主角桐原,是上集主要角色,在下集的劇情並沒有太多,下集的主角轉到女主角唐澤身上。就這點上面我不是很認同作者會這樣安排,基本上這是個陷阱,也可以說作者的鋪成。上集時間跟下集是連續的,事情是一直不斷的在發生,就推理小說的結構解開之前謎團的部份實在太少,角色的動機實在沒有表示出來,作為一個推理小說而言,這實在是太不應該了,直木賞沒有給它我猜是在這裡,太過於間接了,實在有失為大眾文學作品。

  推理角色作品中有兩個,一個是警視,一個是偵探,偵探後來領了便當,不過他是唯一一個掌握兩人關係的人,對於做作者刻意要表示男女主角兩人之間的關係,是一種看不到的關係,在小說中是可以這樣寫,不過現實中實在有難處,我實在不相信一個刑警查不到任何可能,在怎樣一定會有什麼證據。只要證明兩人之間有見面或是聯絡,要視為共犯不是問題。兩個人之間絕對是存在的,只是作者就是拿這當梗,最後也不讓讀者破梗,實在太小氣了。

  對於作者從頭到尾沒有透漏桐原跟唐澤的心態,這點實在更令人感到心寒,整整兩大本只寫了不到一頁的心態動機,而且寫的目的都是為了帶出白夜行三個字,只講了兩人的心態是一種空洞且扭曲的,實在太少,一個連續殺人犯和一個連續詐欺犯,兩的人的心理絕對不是一頁小說可以帶過的,對於這個梗實在難以嚥下。

  女主角唐澤,跟桐原不同的地方在於實在沒有直接表明他的犯罪,最多就是說她很陰險,或是遊戲男人。不過換個角度想,這些事情都是出於個人意願嗎?這點我還蠻懷疑的,看完的第一個直覺是這個女人很陰險,但是跟男主角的罪行有差,而且兩人的關係不一定是相依,也可以解釋成被利用,或是扭曲的愛情。是一種女對男的奉獻,我是比較這樣感覺。最後的結局對女主角也許是種解脫,不過在最後的言語中也表示出她認識桐原,因為她第一個到現場二而且桐原是扮成耶誕老人,且不是她僱用的,要一眼判別是誰-難。

  作品中有兩個人我覺得是重要的角色,兩個人的存在是類似的,也是唯二接近男女主角的,一個是男主角從過失殺人救出來的那個男性,叫什麼我忘了,下集沒有出現蠻可惜的覺得張力跑掉了,第二是篠塚一成,可能仕女主角喜歡的對象,也是一眼看出女主角問題的人,基本上兩人都是百分百的陪襯角色,沒這兩個人這麼陰暗的男女主角,從頭到尾沒有立體感的男女主角,怎麼可能會好看,這點倒是處理最好的地方。

  其中還有一個梗,我覺得沒有拿來用實在是蠻可惜的,這個萬年老梗,沒給她一次爆炸實在浪費了,看到這裡我都感到要暴了,結果草草收場,並沒有寫的太多,我猜有可能是腰斬,萬年老梗是不會這樣處理。小說的萬年老梗,也就是變態的社會事件,像是排頭的近親相姦,或是戀童,戀屍。寫出來的是戀童,不過被冷處理了,只寫出桐原跟她老爸都是戀童,且唐澤也做出跟她母親相同的事情,想想金變態。如果寫成這樣炸死人劇情,還能順利把劇情收起來,我想直木賞一定是他的,大概是怕收不起來,就草草收梗,好像沒寫這梗就結束了。

  整體看來男主角就是個絕頂聰明但是不相信他人,犯案當喝水,騙錢當吃飯。女主角是個騙財不手軟,欺人於無形,美豔過人,氣質與各內心相反地絕世美女。為了表示男女主角的個性,上集竟是犯案全身而退,下集盡是甘心於美人裙下的自信金龜。但在背地是一位戀童,跟沒有自信被愛的缺陷男女。如果作者能改寫兩人人性的描寫比例,我相信真的會炸死人,可惜-角色的立體感。比起後來的嫌疑犯X,看得出差別。
創作者介紹

推理文by阿誠

abo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